言情中文网 > 掌中娇 > 28|仙缘(二十一)

28|仙缘(二十一)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cc,最快更新掌中娇最新章节!

    青阳子是在半个月前离开的。

    他走的那天清早, 天还没亮,山门里雾气氤氲,他一袭青袍, 背负长剑, 跨出了炼心道舍的大门, 背影渐渐远去, 就像她第一次刚遇到他时的那样,英英玉立, 一身清气。

    他的离开, 并没有引发山门中人猜疑,他们只以为他有事远足去了,就连广成子也是这样认为的。

    朱朱依旧和听风做着邻居, 日子就在她白天的等待和夜晚的辗转中一天天地悄悄过去,这个晚上,她再一次从梦中惊醒。

    她梦见他受伤了, 身上流满了血,鲜红的血,不断地从他身体里往外涌出, 她用手捂都捂不住。

    她从噩梦中惊醒,第一个反应就是摊开手,手心湿漉漉的, 没有沾血, 只是她自己的汗。

    她的心还在砰砰地跳, 许久再也无法入睡, 翻身坐起来,发着呆的时候,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一个压低了的声音:“女娃娃,出来!”

    陆压?

    甄朱飞快跑去开门,果然,月光之下,一个人影立在那里,正是陆压。

    “我有青阳子的消息,想不想知道?”他问。

    甄朱立刻点头。

    “那就随我走!”

    陆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带着她升空而起,很快出了上境,停在了当日他遇到甄朱的那块灵石之畔。

    天色晦暗,阴云密布,石头依旧还在那里,裂成两半,静静地卧在野草之畔。

    “他怎么样了?”甄朱焦急地问。

    陆压神色凝重,眉头微锁:“不大好。他受伤了。”

    甄朱呆住了。

    “虽然我跟随他去了,但我的玄明之气,对破开水镜没有半点作用,我只能在旁观望。前两天他不慎被水镜所伤。”

    “严重吗?”

    甄朱声音都微微发抖了。

    “受伤不轻,但没性命危险,现在他正闭关自疗,以他的灵修,很快应当就能出关。”

    甄朱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抬眼,见陆压双目炯炯地盯着自己,立刻说道:“道长有话请说。”

    陆压道:“我确实是有事,才来找你。这么说吧,他这次的伤不打紧,并没有危险,危险的是后头。水镜太可怕了,从前连我也险些丧命,以他心志之坚,不破必定不归,我怕他……”

    “我能帮上什么忙?”

    陆压盯着她,眼中露出微微赞许之意:“既然你自己也愿意帮他,那我就说了。人有三魂,我要将你天魂地魂炼化,剩你命魂,这样所得之兵,威力虽不及三魂全部所化,但应当也能助他一臂之力。以后你虽然再不能修仙炼气,但好歹也能留条性命……”

    “道长可以将我全部炼化,我心甘情愿!”甄朱立刻说道。

    陆压摇了摇头:“算了,他要是知道你被我炼的魂飞魄散,以后我恐怕没好日子过了。就这样吧!”

    他指着地上的两爿裂石:“我先将你放回去,剩下有我。”

    甄朱点了点头,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陆压向她一指,甄朱立刻幻回了蛇形,被陆压拿着放入石中,口中念了一段咒语,两块石头立刻合二为一,紧紧地闭合在了一起。

    陆压以袖兜石,御风升腾,朝着大觉幻境疾去,要在那里将她炼化,行到半路,忽然看到前方云端之中,一个人影若隐若现,须发雪白,鹤氅飘飘,立刻认了出来,吃了一惊,急忙掉头要走,那人转眼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陆压知躲不开了,勉强若无其事地笑道:“大师兄一向可好?听说你闭关千年,哪天出来的啊?怎有空来这里?我还有事,先告辞了……”说完掉头要走。

    “陆压,当初你可是发过誓的,不入上境一步,今日未得我的许可,擅闯上境,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老祖面色冷然,冷冷地道。

    陆压嘻嘻一笑:“我这不是有事,抄近路过了一趟嘛,又没损了你山中之物。我以后不抄近路,宁可绕路也不打扰你,这样可好?大师兄,我真有事,我先去了!”

    “站住!”老祖喝了一声,“把你袖中之物留下,我就不和你计较你的破誓之过。”

    陆压脸色微变,皱了皱眉:“大师兄,我也是为了你的徒弟好。水镜之凶险,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况这女娃娃她自己愿意,我也不是要取她性命,你又何必阻拦?”

    老祖道:“你虽无意取她性命,只是一旦炼化,过程稍有不慎,她魂魄尽都消亡!青阳子走之前,我曾答应代他照顾这女娃娃。他命中有此劫数,能不能破镜,自有天定,你出手干预,你以为真是在帮他?”

    陆压犹豫不决,老祖双眼微微一眯,怒喝:“你还不交出灵石?莫非要我亲自动手?”

    陆压表面上嬉笑怒骂,实则对这个师兄一向怀了敬畏,更知道他法力深不可测,自己并不及他,今天运气不好,在这里这样被他堵住了,他若真动手,自己确实不是他的对手,何况又是理亏在先,虽然满心不愿,却是无可奈何,在对面的逼视之下,慢慢从袖中取出灵石,还在犹豫之间,一团无形真气袭来,立刻将那灵石从他手中取走,落入了老祖的掌中,取了灵石,他也不再说话,转身就去。

    陆压盯着他的背影,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又见他去的不是上境方向,急忙打开眉心天眼,这才认了出来,勃然大怒:“李通天!好你个崽子,竟敢以下欺上,骗我灵石!”

    前头这老祖模样的人,竟然是通天教主李通天!刚才自己一心只想快些回去,更不会想到李通天竟敢幻化成他师父的模样,一时没仔细看,竟然就这样被他给骗了过去。

    前头那老祖见被认出了,幻回原形,正是通天教主李通天,哈哈笑道:“小师叔,事出无奈,多有得罪,还请担待!补天遗石,本就是造化奇物,怎就成了你的?何况这蛇妖惑心乱性,为邪祟之物,我替天行道,师尊想必也不会怪,我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道金□□罗朝着陆压当头而落,转眼就将他牢牢困在了网中。

    陆压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法宝是天庭里用以缚拿触犯天条者的缚仙网,水火不侵,兵刃不断,可随所困之物自由缩放,紧入肤髓,和骨肉融成一体,任你是大罗神仙,只要被缠住了,想挣脱出来,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东西原本归天后保管,也不知怎的,竟落到了李通天的手上,陆压整个人被缠在里面,一时无法脱身,气的破口大骂,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李通天的背影越去越远,转眼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

    南天之涯,有一幽冥之界,天地同生,名为水镜,界外终年狂风大作,暗无天日,荒原漫漫,寸草不生,界内冰火交替,酷烈无比,一旦进去,绝无自己打破逃出的可能,后因天庭被拥为三界之尊,受人间香火崇拜,水镜也感灵,为天庭所用,这里就成为那些触犯天条不赦罪者的囚笼。

    青阳子再一次地来到了冥界。

    界内冰火五百天一轮,如今正值真火,烈焰冲天。真火红芒,直冲天穹,方圆数十里地,焦石遍地,炙浪不绝,飞鸟不过,蝼蚁不存,世界宛如一座人间炼狱。

    青阳子停下脚步,迎着炙热的风,调息之后,慢慢睁开了眼睛,双瞳映着对面赤红的火光,炯炯若含神光,令人不敢直视。

    闭关七天,现在破关而出,他周身元气畅流,伤不但痊愈,而且,他明显地感觉到,这一次的出关,和之前完全不同。

    他所修的玄清之气,终于打破了最后一层的障蔽,入了最高的问证之顶。

    他在很早已经,就已经将玄清之气修到了仅次于问证的的最高层次,距离最后圆满,差之毫厘,但是就这毫厘之差,却难如登天。

    师尊曾说过,能否臻至,除了天资、努力,还要看时机,三者缺一不可,这最后的问证之门,有人或许终极天荒,也无法得以开启,继而登堂入室,达到圆满之境。

    他修行万年,却止步于问证之门,为了圆满,已经踟躇多年,这一次的闭关,本意只是疗伤,却没有想到,短短才七天,他的体内就仿佛发生了质的改变,一股全新的灵气,自虚无中来,在他的丹田慢慢凝聚,犹如一片宽阔无边的汪洋大海,他呼气,如石入水,灵浪扩散,他吸气,这灵浪又收归丹田,温煦五脏六腑,直至内景生辉,一灵独觉。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他心知,这就是自己曾经孜孜以求的问证之境了。

    不过短短七天的闭关,竟能修成这样的圆满,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感到欣喜无比,此刻却也无暇去多想什么,一心只想立刻破开冥界。

    他的生身之父,在这里不知道已经经历了多少次的冰火轮回,魂魄早已散寂,却依旧被冥界桎梏其中,酷刑之痛,万代不灭。

    只有破开水镜,释出他散寂的魂魄,他才可能超度,就此终结这非人的酷刑折磨。

    青阳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周身渐渐被青紫色的气团环绕,气团扩展,最后幻出了一个巨大的海潮般的旋涡,朝着前方那道赤色火界压顶而去,就在青紫和赤红相接的那一刹那,奇妙的景象发生了,那道熊熊烈焰,仿佛被什么力量吸住了,挟裹着无数的火焰和黑红色的焦石熔岩,源源不绝地朝着旋涡中心涌去,青紫色的气涡越来越膨胀,转速也越来越快,发出不绝于耳的隐啸之声,仿佛一只不断吞噬烈焰的饕餮巨兽,就在它完全压住了烈焰的时候,青阳子猛地拔剑,人腾空而起,居高临下,迎着能将人瞬间烤化的炽烈高温,朝着旋涡中心执剑俯冲之下,冥界那道从出世以来就未曾有过发毫损伤的结界,硬生生地被剑气撕开了一道口子,烈焰如同一条愤怒的火龙,咆哮着,冲天而上,却在瞬间就被剑气划破,分散成了无数的小朵火焰,纷纷跌落在地,漫天野地,星星点点,团团烈芒。

    炙热的焦浪之中,青阳子像刚才那样,再次朝着那道正在迅速闭合的缺口发出第二道剑芒,这一次,他用出了十成十的力量,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冥界的那道破口被彻底撕裂了,张开了一道猩红色的巨大口子,山崩地裂,大地颤抖,伴随着青阳子一声“我父,你可出了!”的大啸之声,一团赤红的东西从火浪中逸出,升在了半空,宛如云朵。

    青阳子收剑,结界撕口瞬间闭合,完好如初。

    他站在那里,手中还握着青锋,定定地凝视着那团红云,看着它漂浮到了自己的头顶,绕着他不断盘旋,仿佛依依不舍,渐渐地,一点一点变小,终于还是消融在了空气里,直到彻底消失。

    “我父!”

    青阳子低低地叫了一声,慢慢跪在了地上,身影一动不动。

    也就在这一瞬间,四野突然狂风大作,乌云压顶,万年之前,那些曾随着魔尊被封水镜而沉眠于地底的人间万魔,如同被揭去了封印,纷纷苏醒,从地下争先恐后地涌出,随了那尊者的无声召唤,从四面八方,朝着这块寸毛不生的焦土之地齐聚而来。

    空空荡荡的旷野之上,风沙蔽日,黑气茫茫,阵阵凄厉无比的神哭鬼号声中,无数得到了感应宛如笋般破土而出的魔灵,随风见大,纷纷朝着还跪地不起的青阳子聚来,密密麻麻,列成军团,齐齐匍匐在他脚下,等着他的号令。

    青阳子从地上起身,慢慢站了起来。

    狂风烈烈,不断地吹动着他的衣袍。他环顾了一圈,望着仍然从四面继续涌来,相继匍匐在他脚下的万魔军团,提气高声说道:“从今往后,世间再无魔尊!尔等魔灵,各归其位,不得为害人间,若有执迷不改,叫我知道,青锋三尺,断魂灭魄,决不轻饶!”

    他的话声随了狂风,送遍这荒野的每一寸角落,此起彼伏的呼啸声中,刚刚聚集前来待命的万魔之灵,应了他的话语,渐渐地消失,片刻之后,刚才还密密麻麻跪满了魔灵的荒野,又恢复成了原本的空旷。

    …………………………………………………………………………………………

    ……………………………………………………………………

    风终于小了下来,耳畔的哭号之声也彻底消失。

    青阳子缓缓吐出一口气,将手中青锋插回剑鞘,最后看了一眼魔尊魂魄消失的那个方向,背剑转头,御风朝上境归去。

    他知道她一定在为自己担心,这一刻他只想快些回去,告诉她,他做到了想做的事,一切安好。

    他刚行出冥界荒野还没多远,对面忽然飞来一只白隼,朝他极速飞翔而来。

    他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他那个师叔陆压道君所豢养的神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涌出一丝不祥之感,立刻迎了上去,白隼飞到他的身边,开口说话了,一把陆压的声音:“娃娃,不好了,蛇妖被李通天带走,去了天庭,我怕他要对她不利,我正追去,你若能脱身,也及早赶来!”说完,话声戛然而止,掉头又疾翔而去。

    青阳子身形微微一坠,很快稳住,御气追了上去,如同风驰电掣,转眼将那只白隼抛在了身后,片刻,看到前方一个背影,正是陆压,一个提气,赶了上去。

    “师叔!怎么回事?她不是好端端在上境吗,怎会落到李通天的手里?”

    陆压把先前的经过说了一遍,一脸的惭色:“我见你受伤,她自己也是有意,所以想将她天地二魂炼出,如此,既可助你一臂之力,她也能留下姓名,不料李通天那厮,竟然幻化成你师父,我一时没有防备,上了他的当,被他用缚仙网困住,刚才终于解脱出来,就派了白隼去给你报讯,我自己先赶去……”

    他道髻散乱,一改平日仙风道骨的模样,原本样子就狼狈了,见青阳子神色大变,不禁面露惭色。

    “怪我不好……”

    青阳子一语不发,撇下他,朝着天庭就去了,一下将他丢在了身后。

    陆压叹了口气,急忙追了上来。

    ……

    水镜冥界被撕裂一道口子,魔尊残魄得释,万魔复苏,日月无光,地动山摇,天地变色,发生在南涯冥界的这一切,早惊动天庭,天帝知悉竟是自己那个外甥青阳子所为,想到刚不久前,他就在南天门外火烧金龙和四天龙,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当时还只能忍气吞声,现在他竟又做出了这样的事,公然挑战天威,勃然大怒,立刻召李通天到了凌霄宫,命他兴师前去问罪。

    李通天与青阳子虽是同门,平日却认为老祖偏心,早就不满,前次爱徒金龙云飚又在众仙的眼皮子底下被青阳子所伤,连累自己也跟着颜面扫地,心中已是怀恨,在暗中四处搜集消息,今天趁着这机会,终于将那块裹着玉髓灵蛇的遗石弄到了手,唯恐夜长梦多,一心只想立刻将它炼化,一旦获得神兵,到时就算老祖出山,恐怕也不能拿他怎样,所以摆脱陆压后,原本是想去自己的紫芝崖,行至半路,想到以陆压之能,那缚仙网想必也不能长久困住他,怕他打来坏了自己的事,于是又改了主意,径直上了天庭,入自己在天庭里的碧游宫丹房,呼来烧火仙童,关起来就要炼化,还没准备好,得知天帝召唤,急忙过去,听了天帝之言,不禁呆住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小师弟竟然真的破开了水镜冥界。自己和他早早开始修玄清之气,至今还没能入问证之界,难道他真的已经修到了最高的顶层境界?

    他又是惊讶,又是嫉妒,听到天帝命自己前去问罪,还在犹豫,忽然南天门外一个守将匆匆入内,说千里眼顺风耳看到青阳子和陆压道君正朝南天门来,看起来来者不善。

    天帝又惊又怒,看向李通天:“青阳子好大的胆子,私自放出魔尊魂魄,我还没找他,他竟然敢自己打上门?他到底想干什么?”

    李通天暗暗吃惊,立刻说道:“陛下,他要夺我手中的补天灵石。他深受我师尊偏袒,一向目中无人,如今更不将天庭和陛下放在眼里!陛下若怕,我这就将灵石交出,好免去一场灾祸!”

    天帝受激,冷笑道:“我天庭天兵天将无数,他青阳子再厉害,也休想到这里撒野!他来的正好,等拿下了,再去问问老祖,上境到底是怎样教的弟子!”说完立刻召来四方天将,设神兵,列仙阵,下令要将青阳子捉住,以正天规。

    ……

    青阳子和陆压到了南天门外,远远看见那里碧沉沉仙云缭绕,天兵天将,金甲神人,执戟持刀,严阵以待,到了近前,青阳子朝金光大将行了一礼,说道:“我的师兄李通天,从我师叔手中夺走灵石,匿入天庭,石中是条无辜灵蛇,我必须要救她出来,我无意对天庭和天帝不敬,只想请神将借路,我带走灵蛇,立刻下界,从此永不再返天庭一步!”

    金光大将冷笑:“青阳子,你以为你还是昔日的上境掌教?天帝有令,你私破水镜,放出魔尊,触犯天条,本就要捉拿你问罪,现在你自己上门,正好方便!我身后有十万天兵天将,我劝你束手就擒,免得罪加一等!”

    青阳子神色凝重,缓缓抽出青锋宝剑,淡淡道:“你既不肯让路,那就只能得罪了!”

    “和他们啰嗦什么!打进去就是了!”

    陆压一道金光,轰的一声,已经劈掉了南天门的一角琉璃,天兵大动,蜂拥而上。

    这些天兵天将,单打独斗,怎可能是陆压和青阳子的对手,但胜就胜在人多,一列列,乌鸦鸦,前仆后继,宛若无穷无尽,陆压和青阳子与众神将缠斗了良久,陆压杀的兴起,哈哈大笑,冲着青阳子吼道:“娃娃!人是我给你弄丢的,这里就交给我!你快进去,将那女娃娃带出来!李通天心狠手辣,再迟了,我怕她凶多吉少!”说完又发出一道剑气,将堵在了南天门的众神兵硬生生给杀到了两侧,劈出一条通道。

    青阳子神色阴沉,一语不发,身形一晃,就绕过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几员天将,执剑快速穿过了南天门,径直来到了第二重的遣云门。

    门外,四方神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君带领众多神兵,早已等在这里,远远听见南天门外杀声如雷,本以为无论如何也能挡住青阳子,自己这里,不过是以防万一,没想到才这么片刻的功夫,竟然就让他闯了进来,不禁一惊。

    鸿钧上境的青阳上君,曾经道名远扬,四方神君对他一向敬服,今天虽然出了这样的事,天帝下令要捉他□□,但为首的青龙神君依旧不敢怠慢,先是向他问候了一声,见他一脸的杀意,目光仿佛已经越过自己这堵人墙,望向了天庭的深处,知道今天是不能善了了,向其余三兄弟做了个眼色,带着身后神兵,布出了四方战阵,将他团团围住。

    青阳子立于四方战阵的中央,周身气流不断鼓荡,蓦然大喝一声,一道剑气,朝着位于玄武位的执明神君飞射而去,执明神君怎抵挡的住,噔噔噔一口气接连后退了十几步,一角既破,四方神君的战阵立刻就被切割的支离破碎,如同虚设。

    玄武神君大惊,没想到青阳子竟然如此厉害,一眼就看出四个方位中自己这里破绽最大,几乎一个照面,他四兄弟原本罕逢敌手的战阵就已被破了,自己苦修多年的战力,在他的剑气面前,仿佛一张薄布般不堪一击,又是羞惭,又是不忿,实在心有不甘,见他已经越过残阵,撇下自己兄弟几人,快步朝着第三重天门而去,咬牙朝他背影发出了暗藏袖中的灵鳞钩。

    灵鳞钩宛如生了眼睛,朝着前面的那个青色背影追赶而去,快要到他后心,突然像是遇到了一堵墙壁,竟然锵的一声,硬生生地止住了去势,掉落在地。

    下一刻,白光一闪,青阳子手中的青锋,已经指在了玄武神君的咽喉之上。

    玄武神君仿佛已经感觉到了那种肃杀入骨的寒意,脸色大变,僵立着,一动也不敢动。

    森森的剑气,照出青阳子一双阴沉沉的晦暗眼眸。

    “上君,手下留情!”

    青龙神君大惊,慌忙上前开口求情。

    青阳子闭了闭目,倏然收剑,转身掉头而去。

    青龙神君望着他青袍飘飘的背影,大声说道:“前方是天佑元帅守阵,上君当心!”

    青阳子脚步没有半分迟缓,迅速来到了第三道毗沙天门,那里,天佑元帅果然已经严阵以待,见青阳子这么快就闯到了自己这里,面上露出凝重之色,也不说话,等他到了近前,立刻带领神兵神将,将他拦在门外,一场厮杀恶斗,昏天暗地,惊的凌霄殿金钟撞动,朝圣楼天鼓乱鸣,众文仙远远望着,面带惊惶,不敢靠近半分,唯恐被这冲天的杀气所伤。

    青阳子知道,自己要去李通天所在的碧游宫丹房,共有九道天门,这才是第三道,一想到她现在可能面临的处境,他就心急如焚,胸口发痛,恨不得立刻踏破凌霄,扫平前方一切企图阻拦他的人,无论是谁!

    神兵神将如此缠斗,紧咬不松,令他心头怒意渐起,浑身血液翻涌,双目渐渐赤红,下手终于也不再留情,忽然长啸一声,一道凌厉剑气,伴随着尖锐的犹如撕裂了空气的呜呜之声,暴化为无数的剑流,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面辐射而出,锐不可挡,转瞬就撕破护体,鲜血喷射,呻.吟四起,他自己也被血污溅了满身满脸,随意擦了一下,就跨过那些倒在地上挣扎的天兵天将,朝前匆匆而去,快到第四道五明门时,前方忽然一团仙云落地,彩衣仙女簇拥之下,一个女子向他快步走来,她□□飘飘,美貌无比,面带焦急之色,不是别人,正是碧瑶玄女。

    青阳子神色漠然,恍若未见,从玄女身边快步而过,玄女追了上来,颤声说道:“青阳,我是你的母亲……”

    青阳子脚步微微一顿,随即继续朝前。

    玄女不顾一切地挡住他的去路,双目定定地落在他的脸上:“青阳,你不要再过去了!我知道你想救那条灵蛇,可是你是过不去的!前方还有五道天门,一道比一道难过,四大天王,五炁真君,四大天师……他们都奉了你舅舅的命,无论如何也要将你拿下,我刚求了西王母,她答应我了,只要你就此下界,发誓永不再闯天庭,她就保你平安!青阳,你快走吧,我求求你了……”

    青阳子恍若未闻,越过她,继续朝前而去。

    玄女再次追上了他:“青阳,你听我说!我知道我当年对不起你,我也没想过要你的原谅。但是我真的也有苦衷,当年我已经怀了你,却被你舅舅骗回天庭,扣住了我。神魔两界,因我一人,大战了五百年,凡人深受荼毒,我也是无奈。这一万年来,你以为我心里好受?我也是生不如死……”

    青阳子终于停下了脚步,和她对望了片刻,目中渐渐露出一丝悲哀之色。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我父!但他不和你计较,我自然也没资格和你计较。请你让开,不要挡着我的道!”

    “不管你怎么看我,今天我是绝不会让开的!”

    玄女面带决绝:“我知道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和魔尊,我也没想过要你们的原谅。你的父亲已经去了,我今天绝不容许你再继续前行!你若执意要过,那就先杀了我!”

    青阳子定定地望着玄女,忽然朝她跪了下去,玄女还没反应过来,面前一道寒光闪过,他已剜下了一块心头之肉,丢在了她的脚下。

    他抬手捂住血流如注的胸口,目光幽暗,从地上慢慢起来,一字一字地道:“生我之恩,割肉以还。若还不够,等我带出朱朱,我再偿还给你!”

    玄女泪流满面,眼睁睁看着他双目望着前方,一步步从自己身边走过,那道染着斑斑血迹的青色身影,迅速消失在了云雾重重的天门之中。

    ……

    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当他闯过第八关朝会天门四大天师布下的诛魔阵,来到最后一道宝光门时,他已经步履蹒跚,浑身是血,犹如一只刚从血海里爬出的修罗,双目赤红,面容狰狞,手中紧紧握着三尺青锋,滚烫的,猩红的,不知道是他还是别人的血,沿着他的手背,一滴滴地滴溅在他经过的天路,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路。

    天庭三十三座天宫,他行经之处,寿星台名花摧折,凌霄殿丹墀塌陷,天妃惊恐,玉女战栗,神佛退让,天帝匿身,当他闯入第九关,也是通往李通天所在的最后一关宝光天门里,奉命带着李通天座下七十二弟子在这里布下了通天阵法的金龙云飚战栗了。

    八道天门,四方神佛,竟让他一人一剑,就这样闯了进来。除了高深法力,他在这个从前自己唤他为师叔的人的身上,仿佛也感觉到了一种比法力更加可怕的意念。

    那就是挡路者,死!

    金龙望着面前这个朝自己一步步而来的血色身影,一种深深的恐惧,不可抑制地从他的心底蔓延而出。

    除了恐惧之外,在他的心底里,仿佛还盘踞着另一种连他自己也说不清的奇怪的感觉。

    他知道,他的师傅李通天现在正在丹炉里炼化着那块禁锢着她的灵石。

    他满心不愿,不忍,可是他也知道,李通天是绝不会听自己的,而他亲自掌炉,他更不可能有这个本事,将她从炉火中夺出。

    刚才在这里等待的时候,他既不愿青阳子到来,可是在心底里,又仿佛隐隐在期待着什么似的,盼着他能早些到来。

    现在他终于来了!

    金龙想到她现在可能正在遭受着的痛楚,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瞥了眼身边那些自己的师兄弟们,见他们无一不是面露紧张之色,随着对面那个男子的步步逼近,慢慢地在后退,突然一把丢掉自己手里那柄由李通天亲自交给他的法宝幽焱锤,转身掉头就跑,剩下那些李通天的门人见状,谁还敢再挡道自寻死路?转眼之间,片刻前还站满了人的天门之外,空空荡荡,人跑的一个也不剩,只剩下满地的刀剑锤戟。

    青阳子飞奔而入,金龙从门后闪出,指着左边一个方向,低声说道:“李通天的丹房就在那里,你快去,再迟,她恐怕要不行了!”

    ……

    朱朱虽然被困在了灵石里,无法出去,但外面的一切动静,她都能看,也能听。

    她此刻连同那块灵石,被李通天投入丹炉,用三昧真火已经炼了有些时候了。

    灵石性寒,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没什么感觉,但是渐渐的,周围开始热了起来,再后来,热气就变成了滚烫,她无法动弹,更无法减轻自己的痛苦,在痛的失去意识之前,她心想,或许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她就已经到了下一个轮回,可是这个世界里的青阳子,他会如何,他以后会怎么样?

    她舍不得他,真的舍不得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匆匆去往下一个轮回。

    她想起第一次和他相遇,他背负长剑,道袍飘飘,沿着山阶朝着自己走来,身后桃花飘落的一幕,想起那个雷雨夜里她因为害怕躲在墙角,他撑着一把青竹伞朝自己走来,蹲下去向她伸出手的一幕,她想起那夜,她纠缠着他,他满身大汗,却始终紧紧闭着眼睛,无论她怎么诱惑,他也不肯睁开眼睛看她一眼的一幕……

    她忽然失声痛哭起来,眼泪不停地滚落,可是她已经发不出声音了,掉落的泪水也迅速地变干,消失得无影无影。

    就在她哭泣着,失去了最后一丝意识的时候,突然,伴随着一声犹如要将整个天地吞噬入腹的咆哮长啸声中,整个丹房剧烈地震动,从顶开始,宫脊迅速坍塌,梁柱纷纷坠落,丹炉倾覆,真火满地蔓延,从中滚出一块已经烧的通红的石头,那烧火的仙童尖叫,转身逃走,李通天转身,匆匆拔剑要出去应战的时候,一道已经浸满了神仙血的肃杀剑气,如同闪电霹雳。从丹房坍塌的口子里冲天而下,挟裹着一股如同山崩海啸般的无上气势,将李通天整个人罩住,剑气准确无误地插入了他的天灵,他僵立在坍塌的丹炉之前,一动不动,片刻之后,执剑的手慢慢发抖,手中的那把长剑,笔直地掉落在地。

    青阳子破门而入,踏着满地的熊熊烈火,踉踉跄跄地来到了那块灵石之前,挥袖之间,灵石迅速冷却,他抱着她,再次踏出烈火,在身后四面八方继续涌来的如蝗般的诸天神佛的注目之下,一步步走出了天门。

    无人敢挡。

    他带着她,在身后紧追不舍,却又不敢逼近的诸天神佛的尾随之下,最后来到了大觉幻境,在他们曾一起住过的那座洞府里,斩开石头,将她从里面放了出来。

    她已浑身焦黑,一动不动。

    他的双目不断滴血,注视着她的目光却温柔无比,他抬手,轻抚她的身子,所过之处,焦黑退却,慢慢又恢复了原本光洁粉白的美丽肌肤,就连腰间那一道淡淡浅粉色的印痕也依旧还在。

    最后他将她幻化回了人形,她美丽如初,双目却紧紧闭着,浑身冰凉。

    青阳子将她轻轻放在地上,自己打坐,闭目慢慢运气片刻之后,睁开眼睛,将她抱而来起来,强行捏开了她的嘴,朝她慢慢地低头下去。

    “不要——”

    陆压杀开了一条血路,朝他冲了过来,他充耳未闻,唇接上了她的唇,一样东西,经由她的口,化入了她的腹中。

    “娃娃——你这是何苦——”

    陆压站在他的面前,脸色怪异至极,提剑的手,不住地微微颤抖。

    青阳子渡送完他想给的东西后,将她放回到地上,凝视了她片刻,抬眼对陆压说道:“我杀了太多的神佛,本就罪不可赦,也无意逃走。我求你一件事,将她带去上境,交给师尊。”

    陆压双目充血,咬牙道:“你为什么,竟然和你的父亲一模一样……”

    他说不下去了,抬袖抹了抹眼睛,点头:“是我对不起你们在先,你放心,我必定送她过去。”

    青阳子脸色苍白,最后久久地凝视着她的面容,仿佛要将她的样子深深地印记下来,最后缓缓地闭上眼睛,坐成调息打坐的体姿,一动不动。

    ……

    甄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天之后了。

    听风红肿着眼睛告诉她,她的三魂几乎已被真火炼化,青阳子为了救她,将自己万年修为所聚的灵珠渡送到了她的体内,这才令她得以续魂,苏醒过来。

    “他呢?他现在在哪里?”

    甄朱追问,心口忽然跳的无比厉害。

    听风咬唇,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他被天帝关进了水镜冥界,再也不会出来了……”

    甄朱身影凝住了。

    “老祖出关了。他说,等你醒来,就叫你去天机台见他。”

    听风擦着眼泪,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