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掌中娇 > 33|侏罗的蔷薇(四)

33|侏罗的蔷薇(四)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cc,最快更新掌中娇最新章节!

    甄朱奋力挣扎, 想它赶紧放下自己,她还要回去护住那团好不容易才生出来的宝贝火苗,可是她越挣扎, 纣却越怕她掉下去似的, 把她夹的越紧, 甄朱差点别过了气, 就这样被他强行夹着一口气跑出了百米开外,这才停了下来, 转头看了眼刚才冒出火的地方。

    这块大陆上的凶猛食肉龙的目力都非常敏锐, 虽然隔了些距离,但它一眼就看到那团火已经熄灭了,只剩一缕白烟, 这才仿佛松了口气,放下了甄朱。

    甄朱身体一得自由,立刻掉头往刚才生火的地方跑去, 跑到近前,发现火苗已经灭了,草堆里只剩零星的一点火星子, 心疼死了,赶紧趴下去吹,想尽力补救, 眼看火星子渐渐又被吹红, 烟火隐隐仿佛又要起来, 身后噔噔噔一阵脚步声, 她心知不妙,赶紧伸手去护,却已迟了,一只覆盖着厚盔般的巨大趾掌从天而降,啪的一声,一脚就踩灭了眼看就能复活的火,接着,甄朱腰身一紧,整个人呼的一下,被一只爪子给拎了起来,高高地提起。

    她对上了纣的脸。

    它那两只三角形的龙眼威严地盯着她,眼珠子一动不动,仿佛在对她施加威慑。

    甄朱快要气死了,哪来的心情去理它,被它这样拎在半空,胡乱挣扎了几下,一只脚不小心地踢到了它的脸。

    它脸上的边缘也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皮甲,这么一脚,自然不痛不痒。但她的这个举动,应该被它认为是对它的一种权威冒犯和不顺服,如果说,刚才它只是在震慑她的话,现在它显然不高兴了,鼻孔张翕,冲她龇牙咧嘴,喉咙里呜呜地低声咆了两下,好像是在威胁她的样子。

    甄朱被它突然露出的凶恶样子吓了一跳,一愣,醒悟了过来。

    对面的纣,它不是向星北和青阳子,它只是这块超级大陆上的一条猛龙,虽然她和它日渐熟悉,它对她也很好,但它毕竟不是人,对于野火,天生就有一种恐惧感,它本来就不喜欢自己摆弄火,现在她坚持,还和它对抗,它不高兴,也是理所当然。

    她和它之间的信任和亲密度,还非常有限,她不敢保证自己要是真激怒了它,它接下来会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举动。

    甄朱眼前浮现出刚遇到它时它发狂般撕咬那只灰龙的一幕,立刻停止了挣扎。

    见爪子里的小东西终于又变的顺服了起来,纣变得满意了,也不放下她,只是转头,用嫌恶和戒备的目光盯了眼她摆弄出来的那堆柴火,一脚踢开,抓着小东西回了洞穴。

    这天就这样结束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纣像前几个晚上一样,等着小东西自己乖乖地躺到它的边上,搬起它的尾巴摸它,等了半晌,不见她来。

    她只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背对着它,仿佛睡了过去。

    这让纣又感到不高兴了,最后它决定自己朝她伸出尾巴。它把她卷了过来,然后用尾巴压住她,在她身上不停地轻轻抖着,灵巧的尾尖扭来扭去,用这个动作示意她去摸它。

    甄朱既不反抗,也没反应,仿佛真的睡死了,其实她却微微眯着眼睛,在暗中观察着纣。

    它对火的抗拒根深蒂固,但她却真的需要火,这一点,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的。

    只要它不肯退让,她就没法使用火。在发生那个小小的冲突之前,她一心只想取火,忽略了这一点。

    她觉得她现在最需要做的,并不是怎么取到火,而是怎么让它退让,让它同意自己取火,然后再引导它渐渐意识到适当的火是能受控的,并没有它想象中那么可怕的时候,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她要让它明白一点,因为它不让她弄火,还对她发脾气,甚至威胁她,她也不高兴了。

    所以她对它的暗示不做任何的反应,就这么躺着。

    过了一会儿,它大约终于觉得扫兴了,无可奈何地收起了尾巴,慢腾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甄朱偷看,见它那个庞大的身影蹲坐在地上,蹲了片刻,一动不动,忽然仿佛想到了什么,一阵窸窸窣窣,它爬到她的脚边,趴了下来,然后用两只前爪捧住她的脚。

    它是想讨好她了。起先有点小心翼翼,试探般地舔了一下,见她没反应,就抱住了,吧嗒吧嗒地舔了起来。

    甄朱忍住那种因为脚底心发痒想要笑的冲动,迅速地从它的爪抱里收回了脚,将自己的身子蜷了起来。

    它仿佛一愣,跟着朝前爬了一步,找到她那只缩起来的脚,又开始舔。

    甄朱再次抽脚,也不睡觉了,爬了起来,来到洞穴口,坐了下去,背对着它。

    纣显然有点不知所措了,它慢吞吞地跟她到了洞穴口,陪着她坐了很久,借着月光,两只三角眼不停地瞟她,到了最后,喉咙里发出几声温柔的哼哼声,忽然把她抓住,夹着就带回了睡觉的地方,用尾巴将她牢牢卷住,再也不放。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不管它怎么试图讨好,甄朱不做任何的回应。

    第二天清早,甄朱起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故意又来到昨天她钻木的地方。

    那堆取火的东西昨天被纣一脚给踢开了,东西还在,只是干草和木片已经被昨夜的露水浸湿,没法用了。

    她的本意也不是真的起火,把东西都捡回来,又摆出昨天的架势,准备开始搓木。

    从她捡回来那些东西开始,一直跟着盯她的纣就露出了警觉的表情。甄朱准备好了,看向纣,朝它露出了从昨天和它发生冲突后的第一个笑容,然后就开始搓。

    纣仿佛一愣,随即在边上紧紧地盯着,见甄朱一直不停地搓,它渐渐变得焦躁起来,在她边上不停地走来走去,终于,仿佛再也忍不住,上来强行一把抱起她,带回了山洞,将她关在里面,自己蹲在门口挡住了路,禁止她再出去。

    它的反应,全在甄朱的预料之中。于是这一天,自然,纣也没得到她的任何笑脸或者抚摸的奖赏。

    甄朱想给他灌输一个意识,那就是只有在她搓那堆东西的时候,她才会高兴,才会对它笑。

    如果它不同意,她就不高兴。

    她需要耐心。

    就这样,这个过程重复了好几天。纣从一开始的不高兴、暴躁,发脾气,渐渐变得委屈,不解,开始乞求她对它好了。

    到了第五天,当甄朱在它的监视下再一次来到距离洞穴口不远的生火地时,它终于不再强行将她掳回来,而是在一旁蹲着,远远地看着,一脸的委屈和无可奈何。

    它的这种变化,自然都落入了的甄朱的眼睛。

    她相信今天她要是再弄出火,它一定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上来就是一脚,然后还对她凶。

    可惜她自己还是没法弄出火。

    她继续不动声色,又过了一天,到了她取火计划实施的第七天,她照例,在它的目光里徒劳无功地忙活了半晌,累的手酸脖子痛之后,放下工具,朝它走了过去。

    它正蹲坐在距离她取火地十来米的空地上,两只小眼睛眼巴巴地望着她。

    甄朱来到了它的面前,停了下来。

    它这样蹲坐,半身的个头和她差不多高。

    她凝视着它的眼睛,和它对望片刻,然后朝它笑了起来,伸出手,搂住它粗壮的脖子,凑过去,亲了一下它。

    这是这么多天以来,她第一次对它做出表示亲密的举动。

    它的眼睛里立刻露出开始活泛的神采。

    甄朱亲完了它,牵住它的一只爪指,它就乖乖地站了起来,跟着甄朱来到取火工具前。

    甄朱将木棍放到了它的爪掌里,朝它笑,模拟搓的动作。

    看的出来,它犹豫不决。天生的对火的抗拒和想讨她高兴的念头在它的脑海里不断地斗争,终于,后者还是占了上风。

    在甄朱鼓励和期待的目光之中,它勉勉强强,开始搓着木棍,没多久,像上次一样,随着钻出的木屑越来越多,伴随着一阵烟雾,火苗再次跳了出来。

    出现火光的那一刹那,它立刻撒手丢掉木棍,一步跨到甄朱边上,瞪大眼睛盯着火苗,表情里是满满的戒备,一副随时不对就要抱着她跑的样子。

    甄朱压住心里的喜悦之情,先紧紧地抱了下它的一条比自己腰还要粗壮的大腿,接着松开,趴到火苗前,小心地往上面加干草,细柴火,终于,成功地烧起了一堆火。

    当天晚上,她吃到了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顿熟肉。

    她烤肉的手艺自然不怎么样,看起来也只是黑乎乎的一块,但熟肉散发出来的香气,把她馋的嘴里都生了口水,心里涌出了一种满足之感。

    她原本想让纣也尝尝熟肉的滋味,但它对送到嘴边的肉用鼻子闻了闻,露出冷淡的,不感兴趣的表情。

    甄朱也不勉强它。对于它这样的猛兽,或许吃生肉才更能令它保持住天生的野性。

    整个她用火的过程,纣都在一旁远远地监视着,表情显得既戒备,又不耐烦,一等到她用完火,火堆熄灭了,它立刻就冲了上来,一把夹住甄朱回了洞穴,然后直挺挺地仰天躺了下去,摊开四爪,露出肚皮,摆出一副要她取悦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