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掌中娇 > 34|侏罗的蔷薇(五)

34|侏罗的蔷薇(五)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cc,最快更新掌中娇最新章节!

    纣的退让证明了一件事, 虽然她和纣彼此无法用语言沟通,但纣并不是只知道本能猎杀却没有感知能力的物种。它能体会她的喜怒,也会因为她的喜怒牵动情绪, 继而做出顺应她的反应。

    这令甄朱备感鼓舞,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 它的表现也让她非常满意, 她自然也不吝于对它的奖赏和鼓励。这个晚上,她一直抚摸它, 低声唱歌给它听, 直到它在她的哼曲中发出呼噜呼噜的鼾声,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甄朱每天生火。

    纣对于甄朱生出来的那堆火, 态度渐渐也发生了改变。

    一开始它依然戒备,每当甄朱坐在火边烤肉或者用捡过来的有点像椰果壳的东西烧水的时候,它绝对不肯靠近, 但也不会离的很远,总是停留在距离她不远的一个地方,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团不断跳跃的火苗, 下肢微蹲,全身绷紧,仿佛随时准备着一个不好就要上来抢人逃跑。随着次数多了, 慢慢地, 甄朱烧火的时候, 它终于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紧张, 显得淡定了许多,到了最后,当甄朱把火堆移到洞口附近,天黑下来燃烧用作洞内照明,它也不再表示反对了。

    用火的大问题得以顺利解决之后,甄朱将洞穴角落里堆积的那些恐龙残骸和碎石烂泥慢慢地都清理了出去,从里到外,彻底打扫了一番,又在自己和纣睡觉的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新的干草,然后,白天当纣出去狩猎,她就留在洞穴里等它回来。

    这里现在很安全。

    之前有一天,甄朱看到纣沿着洞穴附近方圆大概五百米的半径范围,走走停停,一路撒尿,将一泡尿分成几十次撒完,然后在沿途树上不停蹭它尾部,继续留下它的体味。

    她以前只知道在狮子或者老虎之类的动物王国里,雄性才会以体味宣告地盘不准外人进入,没想到在这里,龙也有这样的圈地方式。

    这活看着轻松,但把一泡尿憋成几十次撒完,干起来应该也不容易,反正纣忙活了好些天,终于在它认为需要的地方全都留下了它的体味。

    或许是它留下的体味警告起了效用,也或许,是它这个新来者的凶猛可怕的名气已经以某种甄朱所不知道的方式渐渐传开,反正这些时日,附近再也没有看到过别的恐龙出没,更没有重现过上次鸡冠龙那样的事情。

    但是纣显然还是不放心,每次出去捕猎之前,必定还是会用巨石将洞口堵住,只在侧旁留下一个能容甄朱爬进爬出的小口子,这样既保证她的安全,也方便她进出,同时提供光照和通风。

    自然了,这也是它在甄朱的指导下学会的。

    日子就这样,在她和纣的朝夕相处中,一天天地过去。

    这块超级大陆的气候均匀,基本处于温暖之中,正是因为气温变化不大,一年没有明显的四季区分,所以植物才能疯长,养活了奔跑在上头的无数食草龙,继而让这个庞大食物链顶端的那些形形□□的食肉龙如同生活在了天堂之中。

    甄朱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每过一个昼夜,就在洞壁上划出一个数字,以一月一日为起点,到今天,已经是一月三十一日,恰好做满了一个月的日历。

    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个世界里停留多久,但既然来了,遇到了那个变成了它的他,那就好好地过下去,过好和它相伴的每一天,这就是她以后学着要做的事情了。

    纣出门后,甄朱无事可干,通常就会坐在那堆用石头堆出来的门边,借着小口子里透进来的光,用采过来的晒干的长草摸索着编织席子。

    她想要一张平整的席子,可以摊在干草堆上,这样晚上睡觉感觉应该会舒服很多,至少,第二天起来不至于沾了满身满头的草屑。

    像这样的事情,从前她从没有做过,原本也根本不会想到有一天,她要亲手去将干草捋直,一根一根地整理出来,然后摸索着,想办法用它们编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做坏了好几张后,这天,她终于成功编出了她感到满意的一张草席。

    她将它铺在草堆上,躺下去,闻着干草特有的那种清香味道,感到身下又平整又柔软,心里那种如同物质欲望得到了满足的喜悦,简直无法形容。

    这时,洞穴外传来她熟悉的步伐声和挪动石头的声音,纣也带着它新咬死的猎物回来了。

    它的身上很脏,除了泥巴,还沾满了猎物的血迹。

    甄朱看了眼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新草席,要是让它这样躺上去滚个一圈……

    于是,趁着夕阳下山前的这段傍晚时光,甄朱将它连哄带骗地带到了山脚下的溪流旁。

    溪水在一处弯流的地方,汇聚了一个面积大概几十平米,深度约几米的水潭。

    这段时间,甄朱对周围的环境渐渐也熟悉了起来,在确定水里没有什么危险生物之后,因为天气湿热,很容易出汗,每天傍晚,她都会来这里洗个澡,或者游上一圈,再上来回去。

    她早就想让纣也下水洗个澡。

    当然,考虑它的体重和安全,她不会让它下到可能是淤泥底的水潭里的,只是想让它站在卵石和石头底的溪水里,让她给它好好洗个澡。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纣对洗澡这件事非常抗拒。它也不喜欢玩水,平时除了口渴喝水,绝不靠近水源。现在想让它下水洗个全身澡,简直是难上加难。

    之前甄朱曾几次试过引它下水,但无论她怎么哄骗,它就是不肯下来。以它的庞大体重,她也奈何不了它,只能放弃这个想法,最多不过哄的它蹲在溪边,她用自己做的草刷蘸水给它洗刷一下。

    今天也是一样,它死活不肯下来,哪怕甄朱推它,拉它,自己先站到溪水里,给它唱歌,朝它招手,冲它笑,它就是不加理睬,两只三角眼冷漠地看着她,蹲在岸边一动不动。

    甄朱终于气馁了,像往常一样,只能拿草刷,蘸水帮它清洗身上的脏污。

    它表情嫌恶,勉强似的蹲在那里任她折腾。

    甄朱费了老大的劲,终于帮它全身清理完毕,自己也是一身的汗,撇下它来到那个水深些的水潭边,下去游了一会儿,回头望了它一眼,见它跟了过来,蹲在岸边看着她,心里忽然冒出一个主意,于是长长吸了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水面,抱住岸边潭底的一块石头,藏在那里一动不动。

    潭水清澈,但因为有几米深,加上岸边有树木遮阴,所以她在水下能看到岸边的情景,但从水面看下去,却是绿幽幽一片。

    纣经常看到她在这个水潭里游泳嬉戏,所以一开始,见她消失在水面下,它并没大的反应,只是盯着她脑袋消失的那块水面看,等着她再冒出来。过了一会儿,见她还没上来,它仿佛变得有些不安,来到水边,俯身朝下张望。

    除了一片漾动着它自己变形身影的水面,什么也看不到。

    它明显露出惊慌的表情,转身用它的尾巴不断地抽打水面,水花四溅,发出啪啪的声音,试图用这种方式来让她浮出水面。抽了一会儿,见她还是没出来,仿佛真的慌了,转身朝着水面大吼了一声,随即蹲了下去,一下把整个脑袋扎进了水里,睁大眼睛找着她的身影。

    甄朱一开始只是想和它开个玩笑而已,所以躲在水下憋气不上来,看见它的身影出现在水边,东张西望,又用尾巴抽水,显得有些慌张,再没见她出来,竟然大吼一声,把脑袋钻下水面找她,知道它应该真是着急了,急忙想浮上去,但是脚却仿佛被什么拽住了,低头才发现,自己的一只脚腕被潭底的一簇水藻给缠住了。

    这水藻的叶片又宽又密,仿佛带着吸盘,一绕上她的脚腕,就缠的紧紧,一时很难解开,幸好甄朱水性不错,并没惊惶失措,而是紧紧抱着边上那块大石,借着大石为着力点,用力踢拽,这样试了十几下,就在她感到憋气憋的胸口有些发疼的时候,脚腕一松,缠住她的水草终于断了。

    而这时,水潭边已经噗通一声,一只巨大的趾掌踩了下来,踩在岸边的一片淤泥里,顿时搅出了一片浑水。

    甄朱知道它是要下来找自己了,唯恐它陷入了淤泥,用力在石头上顿了一下脚,人立刻浮了上去,哗啦一声,钻出了水面。

    纣正朝着水面呜呜地吼着,声音焦急万分,一只趾掌踩下了水,半边躯体已经泡在水下,忽然看到甄朱从水面冒了出来,平日里总是有些耷拉着的那双三角眼突然睁的滚圆,充满了欣喜无比的光彩,朝她大吼了一声,看起来就要继续朝她走来。

    甄朱急忙大声制止,朝它快速游了过去,到了它的身边,它伸出一只指掌,一把捞住了她,带着她爬上了岸。

    一上岸,它仿佛后怕似的,抱着甄朱掉头就往洞穴跑去,再也不肯放下她,这个晚上,就连睡觉的时候,它也把甄朱放在自己的肚皮上,用她的两只前爪紧紧地抱住她,想起来就伸出舌头舔她一下,不准她离开半步。

    甄朱知道它应该真的是被自己给吓到了,心里感到有点愧疚,也有点感动。虽然让它这样紧紧搂着睡觉很不舒服,但并没挣扎,顺从地让它搂着自己,就这样在它的怀里睡了一夜。

    次日开始,纣就不准她再靠近那个水潭了,只要她一过去,它就立刻咆哮着追上来,将她抱走。甄朱为了让它放心,只好顺从了它,再也没去那里游泳了。

    ……

    纣不吃腐食,每次咬死带回来的猎物,只要有点不新鲜了,它就一口也不动,所以需要经常出去狩猎。这个小意外过去后,这天,纣又出门去了,半天就回来,这才咬死了一头它爱吃的食草龙。

    甄朱迎接它狩猎归来,等它将猎物撕咬成几大块后,挑了一块鲜嫩的腿肉,用石刀将肉切割成容易烤熟的小块片后,带到溪流边清洗。

    就在时候,她听到对面的树林里传来一声恐怖的吼叫之声,抬头,赫然看到林子里窜出来一只棕色的巨龙,体型并不比她最早来时看到的那只死在了纣的利爪下的灰龙要小多少,伴随它那一声仿佛充满挑衅的吼叫之声,露出满口尖利锯齿,模样十分恐怖。

    它的身后,跟随了四只和它同属的龙,也全都长了一口引人注目的锯齿,只是身形没有那只棕龙大,看起来仿佛像是棕龙的跟班,簇拥着它,一字列开,朝着溪流的方向跑了过来,浓浓的挑衅气息,迎面而来。

    甄朱大吃一惊。

    自从纣在附近撒尿留记号后,这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别的龙了,连食草龙都不见踪影。现在却突然冒出这么几只看起来杀气腾腾的锯齿龙,这是什么意思?

    先有鸡冠龙,后有那天的水潭遇险,纣现在只要不出去,甄朱去哪,它也就跟到哪,寸步不离。

    它现在就在甄朱身后不远的地方,原本正懒洋洋地躺在一块平坦的大石头上,享受着日光浴,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突然发现有外来入侵者,猛地从石头上跳了起来,几步跨到了到了甄朱身边,眯起一双三角眼,紧紧盯着对面越来越近的五只锯齿龙,不怒自威。

    它来这块地方,已经有小半年了,自然认得对面这只闯入了自己地盘的领头棕龙。

    ……

    在纣杀死那头占据了龙王地位的灰龙之前,这只强壮的大棕龙,就一直被灰龙压制着,它打不过灰龙,又舍不得离开这个到处是可口食物和雌龙的地方,所以只能向灰龙卑躬屈膝,跟在灰龙身后,屈居次位。那天灰龙急于教训外来者纣,也是一时大意,没带上同伴,结果非但没有达到目的,自己反而倒在了血泊里,纣抓走甄朱离开后,灰龙当时还没有气绝,一直跟在暗处的棕龙就冒了出来,彻底咬断了它的脖子,然后在它的身上撒尿,这样,借由它的体味,很快,栖息在这片陆地上的龙就能知道,是它棕色锯齿龙,杀死了老的龙王,从今开始,它就是这片大陆的新的王,所有的雌龙也都将归它占有。

    它如愿以偿,已经做了差不多一个月的龙王,身后聚了不少的跟班,雌龙们也都对它奴颜献媚,希望能得到它的宠幸,它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但是和它的前任一样,纣这只外来的,特立独行的凶猛公龙,令棕龙如鲠在喉,它想除掉纣,这样它才没有后顾之忧,所以今天,它领了四只最强壮的猛龙,和自己一起闯入这里,决定要将那只可能威胁自己的外来黑龙给杀死,从此成为这片土地上的真正的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