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掌中娇 > 40|侏罗的蔷薇(十一)

40|侏罗的蔷薇(十一)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cc,最快更新掌中娇最新章节!

    昨天的那场恶战, 纣独战巨齿龙群里的那只凶悍无比的领头龙,最后杀死了对方,剩余的巨齿龙震慑于它的威势, 再也不敢多做停留, 灰溜溜地被彻底赶出了这片大陆, 无可奈何只能继续朝前流浪。

    当然, 这仅仅只限于公龙的结局,对于这个龙群里的母龙来说, 它们又有另一种命运, 那就是被接纳了进来。

    这就是这个世界,或者说,大自然的潜在规律。

    母龙, 哪怕是又老又丑的母龙,只要它还有生育能力,无论去往哪里, 都是欢迎的对象。

    当然,如果它年轻漂亮又强壮,那就更好了。

    这个巨齿龙群里的这十几头母龙, 它们已经厌倦了跟随原来的公龙们继续那看起来仿佛没有尽头的流浪,既然头龙已经死了,这里有水源, 还有食物, 它们自然愿意留下。

    在自然界, 就像雄性更愿意和年轻漂亮的雌□□配以期为自己的后代获得更好的基因一样, 雌性也更趋向于选择最强壮,最有地位的异性,以便为自己获得更有利的生存和繁殖条件。

    纣在这场捍卫水源土地和王者尊严的大战中,它勇猛无敌的风范,不但令玛莎它们更加醉心,也立刻征服了这些巨齿母龙。

    既然留下了,得到这个群体中有着最高地位的公龙的欢心,很自然,就成了母龙们的共同目标。

    从前一直住在银杏森林的那边,纣外出巡视地盘的时候,情况怎么样,甄朱自然完全不知道,也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但自从搬到这里之后,其实在这场针对外来巨齿龙的大战之前,甄朱就已经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譬如之前,从搬到这里后,有时她没事情,在洞穴口向下眺望,就曾不止一次地发现,当纣巡逻地盘的时候,玛莎会夹杂在跟班龙的中间,紧紧地追随着纣。

    最近这些天,虽然巨齿龙群已经被驱离,但陆陆续续地,因为干旱的缘故,还是不断有来自别的地方的零星的龙想要进入这块大陆,所以纣白天依旧忙于巡视,不再像以前那样,几乎总是陪在她的身边。

    次数多了,甄朱发现自己竟然仿佛产生了点失落感,尤其是,在她又发现,纣的身后,除了玛莎,还多了几只想要博得它注意的外来的巨齿母龙之后,这种失落感更是驱之不散。

    纣已经成年了,不可避免地,甄朱其实也开始留意这方面的问题。

    经过她的观察,她发现大部分的公龙,都将雌龙视为玩物和延续自己基因后代的载体,一旦完成□□,公龙就不参与抚育后代的任何事情。

    至于对配偶忠贞,在龙的世界里,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有的公龙,只要有可能,就尽量多地和不同的母龙□□,以期留下更多的带有自己基因的后代。

    所以对于纣,迟早会有那么一天,它也会看上某条母龙,然后和它进行□□,每次想到这一点,甄朱虽然会感到心里有点发塞,但也完全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她相信纣对她是特殊的,对她是有感情的。但它是龙,遵循它的本能行事,这很正常,也是应该的,她能接受。

    正是怀着这样的一个念头,在发现纣的身后跟了那么多条母龙之后,甄朱就刻意不再去留意它的行踪了。

    这天傍晚,甄朱在洞穴里,一边编制新的草席,一边等着纣回来。

    现在睡的那张草席早已经被纣给滚烂了,需要做一张新的。

    在被纣滚烂了不知道多少条草席后,甄朱编席的手艺也突飞猛涨,已经熟到闭着眼睛也不会错了。

    快编好的时候,她忽然听到外面隐隐传来一阵咆哮的声音,仿佛是龙在打架。

    她停下手里的事,出去察看了下,惊讶地发现,纣回来了,大概是口渴,这会儿停在湖边,正在饮水。

    而就在它身后不远的空地上,有两只龙在打架。

    距离有点远,好在她居高,视野宽阔。

    她眯着眼睛,仔细辨认,终于认了出来,其中一只是玛莎,另只,仿佛是巨齿母龙,两只龙撕咬在了一起,打的十分激烈。

    那只巨齿母龙,应该是留下的外来母龙中最年轻,原本也是最头龙宠爱的一只。现在她的目的和玛莎相同,玛莎应该是无法容忍自己的地位被它挑战,刚才见她一直跟着纣,忍不住就扑了上来,和它撕咬在了一起。

    玛莎的体型和爆发力都很可怕,并不逊于普通公龙,那只巨齿母龙很快就被它压制住,咬住了后颈,不断地挣扎,冲着纣的方向,发出求助般的哀鸣。

    玛莎更加愤怒,狠狠撕咬了一口,巨齿母龙惨叫一声,奋力甩开了玛莎的利齿,两只母龙又打在了一起,四周草屑飞舞,尘土飞扬。

    纣喝完了水,拖着带回来的一大丛浆果,仿佛没有看到两只母龙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打架,只护着枝头所剩不多的果子,小心地从边上走了过去。

    因为长久缺雨,现在野果也不像以前那样遍地都是,今天它巡完地盘,发现几只食草龙在争食着什么,发现树梢上挂着浆果,于是赶跑了食草龙,把浆果树撞断给带了回来。

    它已经好几天没能找到像这么大的果子了。带回去的话,小东西一定很高兴,现在可不能被这两只打架的母龙再给弄坏了。

    玛莎见纣离开了,急忙松开爪子下的巨齿母龙,追上了纣,亲热地用身体蹭着它,舌头舔他,最后停在了它的面前,向它拱起臀部,散发出自己的气味。

    最近几天她正发情,散出的这种气味,不知道吸引了多少条公龙围着它打转,至于为了它,那些公龙之间发生像刚才它和那只巨齿母龙打架似的一幕,更是屡见不鲜。

    但它谁也看不上,它痴迷于这只年轻又强壮的凶猛的头龙。它知道它身边养了一只奇怪的原本可以用来当做食物的东西,但它却对那只东西好的不得了。

    几乎是凭着本能,玛莎知道那只东西是和自己一样的雌性,所以它敌意很浓。但除此之外,玛莎知道,它的身边仿佛还没有别的母龙。

    它盼着自己能成为它第一头,也是最受宠的母龙,一旦成为它的母龙,往后甚至不用自己捕猎,那头跟班龙也就会为它贡献上肥美的食物。

    甄朱并不想看这一幕,却又忍不住地看,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

    纣一开始表情冷漠,随着玛莎不断地磨蹭,舔舐,它仿佛迟疑了下,停了下来,终于慢慢地,它低头下去,仿佛带了点好奇似的,嗅了嗅玛莎向它高高翘起的臀部。

    玛莎臀部一直在颤抖,抖的更加厉害了。

    纣一动不动。片刻后,仿佛是出于下意识,它忽然回头,看向了它和甄朱住的洞穴的方向。

    虽然距离有些远,但它依然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沐浴在昔阳里的那个它熟悉的身影,眼睛里立刻露出欣喜的光芒,立刻就撇下了玛莎,带着那一树的果子,飞快地朝着洞穴的方向跑了过来。

    这个晚上,甄朱又吃到了新鲜的果子。睡觉的时候,它在甄朱面前显得格外娇气,个子那么大的一条龙,抱着她的时候却显得那么娇气,仿佛在讨她的怜爱,到了半夜,它又开始舔甄朱,然后渐渐地,它仿佛感到不舒服,大尾巴不安地在甄朱身上蹭来蹭去。

    甄朱心情有点复杂。

    傍晚时它和玛莎之间发生的那一幕,实在有点奇怪。

    按说,以它的本能,它应该会被玛莎吸引才对。但是它的表现却很奇怪。

    甄朱无法确切地得知,当玛莎对它进行挑逗,它回头,仿佛想要找她似的那一瞬间,它的意识里究竟在想什么。

    就算它再聪明,再通人性,甄朱觉得,它应该也不至于产生类似于“我已经有了小东西,所以不能和别的母龙好,免得她伤心”这样的念头。

    但是它的实际行动,却又偏偏表现出了这样的可能。

    甄朱困惑之余,又猜测另一种可能。

    会不会是它已经习惯了自己在那几天里散发出的那种或许只有它才能闻得到的某种气味,所以它才会对玛莎的挑逗表现的无动于衷?

    甄朱没法想明白,这会儿也真的没空想。

    凑巧今天她又是那段特殊的生理日期,纣在她边上挨挨擦擦了一会儿,显得异常激动。

    它发.情了。

    之前,甄朱也遇到过它类似的情况,她只要不理它,晾它一会儿,它自己慢慢也就平静了下来。

    但是今晚,它好像和平常有点不一样。它现在仿佛很难受,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它变成这副模样,仿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不停地向她撒娇,哼哼个没完。

    甄朱的心软了下来。

    在这个世界里,她早就已经把纣当成了自己终此一生的伴侣,可是她和它体型相差太过巨大了,她清楚它全身上下每一处的细节,自然也知道它完全膨胀起来的样子,她是绝对不可能容下它的。

    它再一次茫然又焦急地在她身上蹭的时候,她终于抱住了它,朝它伸手过去,轻轻捧住,用这种她能做到的方式,来让它感到舒服些。

    过程一切都很顺利,结束后,它显得异常的温柔,它用尾巴卷住她,仿佛生怕她逃走,然后伸出舌头,把它弄在她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舔的一干二净,最后将她圈在怀里,心满意足地熟睡了过去,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