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掌中娇 > 44|红尘深处(二)

44|红尘深处(二)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cc,最快更新掌中娇最新章节!

    里头仿佛已经站满了人, 嗡嗡嘈嘈的说话声。

    “……老胡那边消息也来了,说这批茶叶是上好货色,因为江西那边打的厉害, 没人敢去, 再压陈了没人要, 给咱们全吃下了, 价钱还是平时的一半。货还没到,这两天就不少人来问了, 等账目出来, 孙儿就报给您。”

    一个听起来方方正正,中气十足的男人声音压下了女人们的声儿。

    说话的是徐致洲,徐家的大爷。

    “路上安全吗?”

    一把嘶着声的, 又带了点锐的老太太的声音,凿子似的挖着人的耳朵,但是又不得不去听。

    徐致洲仿佛叹了口气, 可以想象他这会儿愁眉哭脸的样子:“就是说啊,咱们徐家在川西,知道的还肯给几分脸面, 出了地界,路上打仗,吃拿卡要, 谁知道谁啊, 难!所以老胡托我特意先跟您报一声, 等运到了, 就算货有剩,怕也是要出一笔老血了。”

    徐老太嗬嗬了两声,语气也听不出是褒是贬:“这老东西,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什么玩意儿?”顿了一下,“把东西给弄来,账面别给我亏的太难看就成。徐家的号子不能砸在我老太太手里,别的,我一要进棺材的,能管得了什么?”

    里屋就鸦雀无声了。过了一会儿,二奶奶招娣的声音起了:“老太太,致海前些天托人,费了老大力气,给您弄来了两盒烟丝,说是什么马来国的货,我也说不来,反正是头等好货,用的是我屋里的钱,不走公账,孝敬给您。”

    徐老太就笑呵呵了:“我还是中意老烟丝,不过,致海孝心,老太太就收了。老丁——”她叫着老佣人老丁妈,“你跟帐房说一声,花了多少钱,下月给拨回去,从我帐里走。”

    “这钱孙儿真不能要——”徐致海的声音响了起来。

    “磕,磕”两下,徐老太手里的旱烟管在老红木床沿上敲了两下,敲出一堆烟灰。

    “到处都打仗,乱,你们手头也紧巴,我老太太不能要你们花钱,孝心我领了。”

    对着二房的人,或许因为不是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徐老太的态度总是要好上不少,和颜悦色,和刚才与大爷说话的语气判若两人。

    徐致海仿佛还要推辞,嘴巴张了张,被二奶奶暗暗扯了扯,于是改为笑脸,向徐老太道谢。

    接下来又一阵乱哄哄,是各屋的奶妈领着小孩叫太奶奶,说些吃喝的拉杂话,过了一会儿,白太太边上的丫头翠兰出来,叫了甄朱进去。

    甄朱定了定神,跟着翠兰跨进了那道被磕碰的露出了些木头肉的黑乎乎的老门槛,走了进去。

    这种老宅,即便是堂屋,因为进深,就算门都敞着,里头也总透着些晦暗的阴影。

    徐老太枯瘦而干瘪,盘腿坐在一张老红木架子床上,身子被大的像个布套的深蓝大褂给围住,显得一张脸更皱,不止脸,整个人都像只老核桃,因为一早已经说了不少的话,一腿大概盘的麻了,被老丁妈给抬放下来,悬在了床沿外,露出一只尖尖的三寸丁脚。老姨奶奶,白太太,二房太太,姨奶奶,大爷徐致洲,大奶奶,二爷徐致海,二奶奶招娣,还有小孩儿,奶妈,乌鸦鸦全都挤在里头,薛红笺的儿子光宗也在,被林奶妈紧紧地拽着手,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因为这几天薛红笺上吊,嫌晦气,光宗被徐老太叫过去住她这里,现在一大一小,林奶妈和光宗的两双眼珠子都直直地盯着甄朱。

    不止他两个,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落在了甄朱的头上。

    大爷三十出头,发蜡油亮,把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显得仪表堂堂。

    甄朱也看见过悬在自己屋里的那个死了的丈夫的遗像,虽然还只是少年的容貌,但眉目也十分英俊。

    徐家的男人,长的都很不错。

    屋里一股混合着头油、脂粉、旱烟、以及因为洗澡不勤所积下的体脂的古怪味道,因为徐老太讨厌风,窗户难得开,只有门口帘子那里,稍稍能进来点外面的空气,刚进去的时候,甄朱呼吸都有点困难,但是这一屋子的人,好像都已经习惯了这气味,怡然自得。

    这种时刻,甄朱忽然有点庆幸自己是个哑巴,什么都不用她说,她只站在那里,低下了头,听见徐老太冷冰的声音传了过来:“起来了?”

    她垂目,点头。

    “我们徐家哪里对不住你了,你好好的要给我老太太寻死看?”

    徐老太声音落下,屋里就死寂了。

    白太太伤心、气愤,侧目以对,大爷夫妇因为刚才被徐老太扫了点面子,现在报复般地一脸事不关己,二爷唇角微微弯起,看似不经意的微笑表情,实则目光微微闪亮,盯着他面前的那个年轻女子。二奶奶看在眼里,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愤恨的表情,但这愤恨却流向了甄朱,也像二爷似的那样盯着她。

    甄朱沉默。她也只能沉默,然后把头垂的更低。

    “当初八抬大轿把你从大门里给娶进来,风风光光,别的地方我老太太不敢说,就这长义县里,你摸着良心,哪个女子出嫁有你这么风光?你这才几年,就给我闹这一出,传出去了,你叫我老太太还怎么见人?徐家是能让你这么糟践的吗?”

    徐老太显然余怒未消,手里的旱烟管不停地磕着床沿,仿佛那就是甄朱的脑袋,冒着红色火星子的白烟从烟管里被抖了出来,一颗火星子飞溅到了站在近旁的二奶奶的衣摆上,衣服是上月新做的,才穿了没两水,立刻被烫出了一个米粒大的洞,鼻子里闻到了一股丝绸燃烧的焦糊味,二奶奶心疼的要命,又不敢声张,也不看甄朱了,不漏声色地悄悄往旁边挪了挪,两只眼睛改而紧紧盯着徐老太手里的那杆烟枪,以防火星子再次跳过来。

    徐老太是不会给薛红笺留任何脸面的,她连大爷都要当众削,何况是薛红笺?

    “当初花那么多钱娶你进门,看中的就是你老实,能守,想着你能替我的小孙儿留个门面,现在倒好,你才过了几年好日子,连自己斤两都记不清了?我老太太把话放在这里,今天就当没这事,你领了你儿子回去,好好过,这晦气,我老太太就自个儿吞下去了。下次你要是再闹出不安分,可别怪我老太太咸口了!”

    她终于敲完了烟杆,两只尖刻的眼睛,扫过屋里的奶妈丫头们。

    “还有你们,一个个都放老实些!我自己的孙媳妇,怎么教是我老太太的事,她再怎么着,那也是你们要伺候的人,敢挑三拣四嚼舌头,被我老太太知道了,拉去打死,我老太太也不用吃官司!”

    她这并不是在说大话,在长义县,徐老太要是打死个人,还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奶妈丫头立刻全都屏住了气儿,连一声咳嗽也听不到。

    徐老太好像有点累了,抽了一口烟,叫人都出去。

    刚才死了的屋子又活动了起来,人影晃动着,纷纷朝外去。白太太觉得就这么放过了薛红笺,有点高高拿起轻轻放下的意思,心里不满意,但是徐老太一口气把话都说完了,她也没办法,只好叫林奶妈带着光宗回去,光宗和薛红笺半点儿也不亲,也不想回那屋,死死地抓住门框,干嚎了起来。

    林奶妈哄了两句,被光宗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吐到了她的衣襟上头,流了下来,她赶紧擦了擦,嘴唇扭动,无声地抗议,负气似的也撒了手。

    徐老太脸上的疲乏之色更加浓了,拂了拂手:“他要待,就让他再待会儿吧……”

    就在这时,院子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橐橐的脚步声,直愣愣地朝着徐老太屋冲来,徐老太有点不高兴,嘀咕了一声:“天是要塌了吗,规矩都哪去了……”

    话音未落,管事老田上气不接下去地跑了进来,因为跑的太急,险些撞到了正预备出去骂人的大爷身上。

    “老太太,老太太——”老田的嗓子使劲的扯,就跟唱戏的在吊嗓子似的,撇下恼怒的大爷,也不管规矩了,径直冲到里屋,噗通一声,跪在了徐老太的门槛前。

    “三爷来口信了!三爷来口信了!三爷他没死!”

    这一声,宛如平地炸下了一个雷,差点没把屋顶掀翻。

    原本要走的大爷二爷全都停下脚步,猛地转头,人人的眼珠子都瞪大了。

    徐老太原本看起来就要躺下去了,竟然噌的一下,从床上敏捷地滑溜了下来,两只三寸金莲没站稳,险些歪倒在地,幸好边上的老丁妈眼疾手快,一下给扶住,她一把推开老丁妈,扭的飞快,眨眼就到了老田的跟前,两只眼睛死死盯着他。

    “你说啥子?啥子?”

    她的声音发抖。

    “刚来了个送信人,说咱家三爷,这会儿去了南方有事,等事情完了,他就折回来看老太太您!因为多年没回,怕老太太您见了要揍,所以先派了个人传个口信,说,老太太您真要揍他的话,他也老老实实接着,让您多攒几天的力气,等他回了,怎么狠,就怎么揍!”

    老田是徐家的老人,看着几个少爷大的,这会儿学着学着,眼泪就冒了出来。

    “我的孙儿……我的孙儿……他还活着,他还这么猴皮……”

    徐老太两眼发直,嘴唇抖着,喃喃念叨了两句,忽然眼睛一翻,人就往后倒去,正好甄朱站在她近旁,见她后仰,下意识地一把接住了,老丁妈赶紧上来,和边上的人把徐老太给弄到了床上,掐人中的掐人中,拿水的拿水,乱成了一团。

    白太太也不管徐老太,自己回过神来,一边掉着眼泪,一边拽着老田追问详情。

    “快——把那个送信的给我叫来——”

    仰在床上的徐老太忽然睁开眼睛,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老田哎了一声,抹了把眼泪,从地上爬起来,转身急匆匆跑了出去。

    ……

    关于薛红笺上吊的事,很快就没人提了。这一天,整个徐家都沉浸在三爷徐致深在离家十年之后突然快要回来的这个消息里。

    送信人是徐致深的一个副官,姓王,被徐老太和白太太当宝贝疙瘩似的给供了起来,追问之下,讲了些他知道的关于徐致深的事。

    十年之前,他考取了南方陆军学校,因为作战英勇,屡创功勋,在同辈中出类拔萃,极具号召之力,得到了时任校长的南方大鳄张效年的赏识,从此被归入南陆张系,一路高升,从那场起义大战的死人堆里爬出来后,他重新招募军队,复立番号,随张继续北上,就此成为张的得力干将,进入了军部,现在不过二十六岁,就已是正师衔,手下一支王牌军队,战无败绩,军官都是当年从南陆出来的,以他为令,全国皆知。现在张和大总统矛盾,发生府院之争,张以退为进,下野回了南方,成立督军军政府,和省城的省长行署公然叫板,拒接电话,也拒见一切来使,总统府深感压力,知道徐致深和张效年的关系,亲自会见了上月还留在北京的徐致深,请他代为转话,从中调停,徐致深于是动身南下。

    大约也是想到自己少年离家,如今十年过去,于是派了这个副官回来,先替他传个口信,说要是顺利,月底就能回。

    “吉人自有天相啊!徐家祖宗保佑!”

    白太太跟着徐老太,来到祠堂,毕恭毕敬地下跪,嘴里念念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