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掌中娇 > 62|红尘深处

62|红尘深处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cc,最快更新掌中娇最新章节!

    徐致深抱着甄朱进了卧室, 反脚踢上了门,甚至还没来得及将她放平在床上,就已经低头吻住了她, 和她一道倒在床上, 将她压下了身下。

    和她刚才那个柔的如同蝶翅刷触的轻吻不同, 他激烈, 霸道,迫不及待, 嘴唇在她唇瓣上碾了片刻, 舌就入了她的嘴,彻底地攻占了她。

    他修长有力的十指插入她的发间,紧紧地箍着她的脑袋, 不容她有任何的退缩和避让。她半是甜蜜,半是被动地张嘴,除了闭目承受, 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带着酒气的炙热鼻息,一阵阵地扑到她的脸和颈窝里,慢慢地, 这气息仿佛虫子,钻入了她的肌肤之下,又酥又麻, 她战栗着, 睫毛颤抖, 肌肤冒出了一颗一颗细细的愉悦的鸡皮疙瘩。仿佛感应到了来自于她的顺从, 他的深吻越来越激烈,她被他弄的简直连气儿都要透不出来了,娇美的面颊布满了潮湿的红晕,仿佛人也跟着被灌醉了。

    就在她晕乎乎脑子陷入空白的时候,他松开了她,压迫在她胸口心脏的那股沉重力道也消失了。

    她终于能够得以再次呼吸,如同快要渴死的一条鱼,张圆了被他吮噬的发肿的莹润唇瓣,大口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睁开了眼睛。

    他并没离开她,只是在除着他身上的衣物。

    他的手从制服领口开始,迅速地解了一颗又一颗的铜质纽扣,最后连同皮带一起,随手抛在了床架上,衣物被沉重的枪套带着,滑到了地板上,金属扣落地,发出一声轻微的撞击之声。

    解衣的时候,他始终俯视着枕上的她,双目一眨不眨,视线没有片刻的挪移。

    他很快就除去了羁绊,压了回来,和她脸对着脸,伸出一只手,用他略微糙硬的指背,轻轻地刮擦了下她已经变得滚烫的一侧脸庞,闭了闭目,仿佛在回味着用手碰触她肌肤的那种感觉,随即睁开眼睛,手掌完全地捧住了她的脸,低头再次和她接吻。

    带着强烈欲望和亲昵的来自男人的占有,仿佛无边无际的一片深海,瞬间就将她没顶了。

    甄朱在被他溺毙之前,终于挣扎着,清醒了过来,凭着最后一丝仅存的理智,仿佛砧板上的鱼,在他牢牢的压制之下,扭着身子,躲着他的索要。

    他终于停了下来,慢慢地抬起了头,漆黑的额发散落在眉上,汗光闪动,双眸里的蛛网血丝更加清晰,注视着她的眸光是炙热和压抑的,仿佛还有一丝困惑。

    “……你不喜欢我吗?”

    他的呼吸很粗,声音嘶哑,燥的近乎干裂的唇刷过她敏感的耳垂,在她耳畔低低地呢喃了一句,带着两天没有刮的青胡茬的下巴就游移过她的面颊和脖颈。

    太快了,快的已经超出了她的所想。

    事实上,直到这一刻,她其实还是没还弄明白,刚才在楼下的时候,她怎么忽然就那样吻住了他。

    或许是因为已经为他担心了整整一夜,终于等到了他的归来,紧紧绷着的那根弦,一旦松弛了下去,向来压抑着的情感就会变得失控;

    又或许是那一刻,在她面前顾着左右,分明说着违心之语的他是如此的打动着她。

    她爱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理由,因为那样一个契机,在那一刻,她被他打动了,令她不顾之前所有的矜持、试探、小心,步步为营,不顾一切地靠近他,想让他知道她对他的感情。

    即便姿态卑微。

    但是随后,他的激烈反应和现在正在发生,以及即将就要发生的事,已经不在她的预想之中了。

    当时的她,只想亲吻他,真的就这么简单而已。

    她哆嗦着,极力抗拒着他给她带来的那种着了魔般的浑身着火似的感觉,双手死死推着他宽厚的双肩,睁大眼睛,和慢慢抬起头的他对望着。

    片刻之后,他握住了她推着他肩膀的手,用自己的手掌,将她的两只手腕捏住,制止了她的抗拒。

    “我没有别的女人。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吧!”

    他泛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用沙哑的,完全不容她抗拒的声音,一字一字地说道。

    ……

    床单凌乱地皱成了一团,衣物散落一地。

    甄朱慢慢地睁开眼睛,转头看向身畔的徐致深。

    他在回来之前,应该确实是喝了许多的酒,并且,也很累了,事后满足地搂着她,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现在他的呼吸均匀,两道浓密的睫毛,静静地垂覆下来,神色平静。他侧对着她,一条腿压在她的腿上,一只手臂也横在她的胸前,手掌依旧包着他似乎很喜欢的她的乳,却给她带来了一种沉重的,被占有的压力之感。

    她就这样在他身侧,静静躺了片刻,感到浑身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并且,完全睡不着觉。

    心情自然是甜蜜的,但却又仿佛有些空落落,带着些惆怅。

    她终于轻轻地将他的胳膊从自己的身上挪开,将自己的腿也慢慢地从他的压制下缩了出来,然后尽量不惊动他地下了床,捡起自己那些散落的衣服,草草穿上,轻手轻脚地出了他的卧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锁上了门,到浴室洗了个澡,洗去满身的汗渍和腿间留下的和他欢好过的痕迹,最后躺回到了床上。

    刚才他显然是顾惜着她了,但即便这样,依然还是令她身下酸痛,洗了个澡,躺了下来,那种仿佛被吸干了精髓般的乏力之感就慢慢爬了出来。

    虽然有点心事,但在黑暗的拥抱之下,最后终于还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黑暗中,传来一声叩门声。

    她本就睡的浅,立刻睁开了眼睛。

    “是我,开门。”

    徐致深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听起来十分的温柔。

    甄朱咬了咬唇,忽然有点紧张起来,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装作睡着了。

    门外静默了片刻,又起了敲门声:“开门。”

    甄朱朝里翻了个身,继续装睡。

    他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仿佛去了,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又回来,门口的钥匙孔里响起一阵声音。

    他用钥匙打开了门,走了进来,开了一盏壁灯。

    甄朱继续朝里趴着,一动不动。

    他坐到了她的床边,握住她的肩膀,将她轻轻翻了过来。

    甄朱屏住呼吸,继续闭着眼睛,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的眼皮和睫毛却泄露了她的小秘密。

    她能感觉的到,这男人仿佛在端详着她,她的脸忍不住渐渐红了,想睁开眼睛,却又拉不下脸皮。

    “小东西!还想装睡到什么时候?”

    耳畔忽然响起男人愉快的一声轻笑。甄朱感到面庞一阵热气扑来,他俯了下来,两片温暖的唇落到了她颤动着的眼皮上,亲了一下。

    被他亲过的眼皮子阵阵发痒,抖的厉害,睫毛轻颤,甄朱再也没法装睡了,只好睁开眼睛,立刻就对上了他俯视着自己的两道闪烁目光。

    “为什么自己又跑回来一个人睡?”

    他的手托起她的下巴,用半是质问,半是戏弄般的语气,问道。

    甄朱被他看得心慌气短,装作灯光刺目,把脸扭向里侧,抬手要挡住自己的眼睛,那只手却被他捉住了,他低头,嘴唇沿着她的手背飞快地刷吻而过,接着,她感到身上一重,他什么也没说,压了上来,将她的脸扳了回来,朝向他,低头就和她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