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掌中娇 > 73|红尘深处

73|红尘深处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cc,最快更新掌中娇最新章节!

    “石家公子也在上海?”谭青麟自言自语般地道了一句, 视线落在那抹消失在饭店大门里的女子身影上。

    “这位小姐……是石公子的什么人?”

    他顿了一下,转向身边的徐致深,随口似的又问了一句。

    徐致深目中掠过一道微不可察的阴影, 嘴角却只微微扯了扯, 无声的, 并不十分感兴趣的表情, 朝前送了谭青麟几步,停下脚步, 微微笑道:“那我就送你到此, 我就不进去了。”

    北政府与江东这次聚于沪上,就为人诟病许久的双港实际归属谈判终于达成协议,和平曙光在望, 全国为之振奋,北方全权代表徐致深和江东谭青麟,二人年少英杰, 人中龙凤,据说从前还是同窗,因此次会谈, 被报章誉为“南北双杰”,趁他二人还停留在此,沪上各界人士无不竞相邀约, 以他二人共同出席为荣, 今晚沪上一有名的法租界公董局董事设私宴同请两人, 散席后, 谭青麟的汽车因司机来时路上不慎有所损坏,徐致深遂送他回下榻的礼查饭店。他自己并不住饭店,而是多年前置的一处位于沪西汾阳路的寓所。

    谭青麟挽留:“今夜劳烦老同学你了。既然人都到了这里,何不上去坐坐?你我这些天,外人看着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实际倒没空真坐下好好叙个旧。”

    他看了眼怀表,“……晚上也不算迟,去酒吧坐坐,一起喝两杯?吧台有不错的马贝威士忌。”

    徐致深笑道:“下回吧。晚上酒喝多了些,上头了,想早点休息。”

    “好,那就不留了,老同学走好。”

    徐致深和谭青麟握了握手,道别,司机开车离开饭店,来到了位于法租界的大世界夜总会,门口有人早早已经候着了,见他到,忙将他引到三楼一处雅间,为他开门,入内,包间里装饰与楼下大堂的灯红酒绿截然不同,宫灯低垂,古香古色,一扇紫檀花鸟透纱屏风后,伴随着琴弦拨动,有一把女子弹词唱喉声曼妙而来,听到了门口起的动静,弹词声停下,屏风后快步转出来几人,当先的那个,就是张效年的长女婿刘彦生。

    刘彦生春风满面,快步到了门口,双手和徐致深握手,引他进来入座,命人上茶,笑道:“可把你等到了!你如今可是沪上鼎鼎有名的人物,我怕你是□□无暇,来不了了!”

    徐致深一笑:“我算什么人物,不过是奉督军之名抵沪,借督军之旗,行督军之事而已。刘师长今天既然到上海,怎不提早告知,我去接你,竟叫刘师长在这里空等了我半个晚上?实在是我的过!原本这两天我就拟向督军做个电文汇报,刘师长来了,正好,如见督军,如有任何疑问,尽管发问,我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刘彦生嗳了一声,不以为然摆了摆手,“说到哪里去了!我知道徐老弟你是大忙人,今晚还肯赏脸赴约,那就是给我脸面了,何况咱们现在什么关系?我来沪上,不过只是南下公干路过,顺道停留一两天,咱们兄弟碰个头而已。今晚什么也不说,听曲儿,吃茶,讲掌故,乐呵就是了!”

    一旁的随从做了个手势,对面的两个女子就继续开始弹唱,一个抱着琵琶,一个拿着三弦琴,都是芳华的年纪,烫着卷发,最妙的是双胞同胎,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容貌娟丽,唇红齿白,身穿紧窄的旗袍,身段尽显,坐椅子上,涂了鲜红指甲油的纤纤十指拨弄着弦琶,吴音娓娓。原是苏州弹评。

    “怎么样?还不错吧?”刘彦生面露得意,“茶是今年狮子峰雨前龙井头茶,唱曲的,老哥我保管你从前也没听过!我知道老弟你和我们不一样,不敢拿寻常粉头污了你的眼,特意叫老板找了这两个苏弹姑娘,有名的姐妹双花,开口一唱,场场爆满。天津卫有山东大鼓,京韵小鼓,到了沪上,改听苏弹,那也是入乡随俗嘛!”

    边上几个陪客附和着笑。徐致深也面带微笑,拿起茶盏,慢慢啜了一口泡的恰恰呈出了浅浅透碧之色的茶水。

    刘彦生在他耳畔不停聒噪,面前两个评弹女子脉脉注视,弦琶琮铮里,调抑扬顿挫,声吴侬软语,音春莺黄鹂,令人醉心荡魄,但徐致深的神思,却渐渐飘远。

    他想着今夜在礼查饭店门口和她偶遇的一幕。时隔将近一个月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将她排除出生活了,她就这样再次闯入了他的视线,来的令他猝不及防。

    从她质诘英国大兵的话里,不难推测,她应该是随了她的上司来上海的。

    问题是,她又和石经纶一起了。

    还有,她为什么这么快就能说一口如此地道的英语?

    他是能听,也能说,但自忖绝对没有她说的那么地道。

    但这些,都还是其次,真让他诧异的,是她为了帮车夫脱身而站出来质诘妓.女和英国大兵的那一幕。

    他早已经领教过她的聪明和有时令他恨的牙痒的狡黠,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他很难相信,这个自己稀里糊涂地从川西带出来的丫头,不但有这样的侠气和胆色,更是有着能够匹配她这胆色的过人心智和本事。

    惊艳。但不是关乎惊艳本身隐含所指的女子令男人动心的容貌和体态。

    她只立在那里,一个侧影,几声话语,那种惊艳之感,就朝着他的眼、鼻、耳,五官,迎面扑来,将七窍堰塞,令他晃了心神。

    数曲终了,余音袅袅,夜也是深了,约散,刘彦生挽留徐致深,胳膊撑在茶几上,身体倾靠过来,低声笑道:“老弟一人在外,长夜漫漫,未免空虚,我已经给老弟要了间过夜房,极其清静,曲子想怎么听,就怎么听,不必回了。”

    徐致深姿态放松,交着腿,闲闲地歪靠在椅背上,修长的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搭在茶几面上。

    他抬眉,看了眼对面那个抱着琵琶,含情望来的女子,指尖轻叩了下几面,笑了一笑,忽然站了起来:“这样的艳福,刘兄自己慢慢消受吧,今晚要你做东,破费了。我先去了。”

    ……

    第二天依旧没事,下午,甄朱如约再次去了歌舞厅。舞女们都在等她,见她现身,欢呼了一声,朝她围了过来。

    昨天是临时一时兴起上阵,今天就做了点准备。她到舞女们的更衣室里,换了条舞裙,火一样的红,小亮片,流苏,蕾丝,贴身长及脚踝,侧开叉却高至大腿,头发也高高地在头顶绾了个髻。

    她弯腰,穿上一双舞鞋,直起身,望着镜中的那个自己,恍惚之间,仿佛此刻,外面等着她的,是华丽的舞台和无数正在屏息以待的观众。

    她出来,舞女们笑着,用她们的语言赞美她是最美的天使,胖胖的黑人号子大叔望着她,露出缺了一颗牙的笑。

    她比昨天更快地兴奋了起来,一段令人看的目不暇接,无法挪开视线的即兴Solo后,应舞女们的要求,她开始分解动作,教习她们。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的要比平常快,她要走了,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来教这群年轻的,依旧可爱的,迫于生活而从事了这种低人一等职业,却还没有被现实给侵染了的依旧怀着能在舞台上走红的单纯梦想的姑娘了。

    女郎们依依不舍,围着她,希望她能再次为她们表演一次。

    甄朱颔首。

    黑人大叔神色变得郑重,从原本坐着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呼吸了一口气,将铜管凑到嘴边,闭上眼睛,用力鼓起腮帮,吹出了第一声震颤的,也令甄朱如被唤醒了记忆的号声。她仰头,闭目,高高地翘着美丽的下巴,如天鹅般优雅修长的脖颈,转肢,摆臀,旋腿,以及那仿佛来自远古深处的神秘的,荡人魂魄的踢踏舞步。

    一曲终了,那个从没有和甄朱说过一句话的黑人大叔慢慢地放下了号子,朝着她再次咧嘴,露出一个没有门牙的笑。

    舞女们为她鼓掌,br□□o。

    就在这一刻,甄朱忽然觉得,她是有观众的,就是这群偶遇的人,虽然如同浮萍,风吹而聚,风吹而散,但这一幕,她将永远难以忘怀。

    像真正结束一场表演那样,她站在舞台中间的灯光之下,微微提起裙摆,用最优雅的姿态,向喜爱自己的观众谢幕,告别。

    舞女们的鼓掌声渐渐歇了下来,甄朱放下裙摆,和女孩们相视一笑,说了声“再见,祝你们好运”,转身要回更衣室换衣裳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的大门方向,传来了鼓掌的声音。

    “啪——”

    “啪——”

    “啪——”

    这声音在空旷的歌舞大厅里忽然响起,清晰又突兀,空间的四角,仿佛隐隐荡起了回声。

    甄朱循声回头。

    舞台正对过去,靠近大门昏暗角落的一个位置上,站起来一个人影。

    是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原本就这样坐在那里,仿佛已经坐了很久。